学院新闻

当前位置: 学院首页>>学院新闻>>正文

一沙一世界:人类学如何在具体的经验中思考宇宙性的问题

作者:一沙一世界:人类学如何在具体的经验中思考宇宙性的问题 发布时间:2020年06月10日 17:55 浏览次数:2

贵州民族大学民族学专业研究生周会学术系列讲座(之二)

一沙一世界:人类学如何在具体的经验中思考宇宙性的问题

202061月,由贵州民族大学民族学与历史学学院举办的“贵州民族大学民族学专业研究生周会学术系列讲座(之二)”于上午1000正式开。

本次主讲教授为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人类学研究所所长,博士生导师。黄剑波教授,演讲主题为:《一沙一世界:人类学如何在具体的经验中思考宇宙性的问题》。

此次讲座因疫情影响,于腾讯会议平台在线直播,我院李乔杨副教授主持。


黄剑波教授从英国诗人威廉-布莱克(William Black)撰写的《天真的预兆》(Auguries of innocence)中的一节诗歌开始:

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

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

Hold Infinity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

And Eternity in an hour.

他借用其中的诗句“一沙一世界”来探讨人类学的内在张力。他说:人类学一直被人们认为是一种经验学科。19世纪中后期开始兴起的现代社会科学包括人类学、心理学几乎都在同一时代的兴起。社会科学发展的100年多年里确实存在着一个悖论,人类学非常强调经验性,这种经验性导向不只是间接性的给予。人类学在起步的初始阶段不得不借用其他学科的文献,人类学家们从最初便意识到不能够仅仅依靠着他人的文献,需要属于自身的资料。在这样的背景下人类学强调直接经验,需要进入现场获取第一手资料。

人类学家研究的工具是自己的身体。我们自己作为一个直接经验的代入者,用自我身体机能来感知,也因此会导致作品内容过于细碎。所有的经验研究内在有着深刻的、抽象的、哲学性的理论性方法,基于道德,比较自我与他者之间的关系,通过比较最终指向抽象,探讨人类应该如何、可以如何,人是什么。

人类学家有一段时间曾想摆脱哲学的限制,开始强调人所能看到的东西,强调经验更为重要,而非抽象的逻辑概念。如今人类学这门学科失去了对于宏大的社会问题、宏达的文明问题以及宏达的人类问题的研究能力。人类学最大问题是放弃了研究能够带来的知识冲击,缺乏提出有冲击性的理论和观点的能力。人类学需要哲学性的思考,这种哲学性的思考应建立于经验性的基础之上。


接着,黄剑波教授从“Thinking cosmologically”和“Living and acting locally”两方面探讨人类学家的思考方式。他认为研究方法不足以定论一个学科,一个学科可以有着独特的、重要的方法,若以方法来界定一个学科会失去学科的特征和自己的角度。我们的思考角度虽是具体的、微观的,但眼光和关怀应是世界性的、全球性的。我们所研究的问题不仅仅是眼前的现实性问题,还是超越地缘、超越时空维度的人类问题。人不是唯一的整体性存在,想要了解人同时也要了解非人的存在,通过非人与人的关系帮助思考。

我们需要承认现代人类学研究的主题越来越小,但是并不能因此放弃小和碎片化的研究。他认为“微小,但却并非不重要”,把握我们可以把握的存在同样重要。我们需要看到人类学走向碎片化的可能,同时绝对不能放弃经验性的思考。以此,黄剑波教授提及了定性研究,认为黄盈盈副教授2019年刊登于《学习与探索》的《定性研究中的“开放性”思维与实践》一文有很重要的意义: “不要在定性研究中找量,或者说,不要以定量的思维进行定性研究”。这是我们需要给予思考的:因为,人类学的研究路径是基础在于经验性(empirical)思考。失去经验性的人类学是一种空谈,而空谈的人类学并不是社会科学意义上的人类学。对此常常出现的错误是把经验主义当做了经验性,在研究中不应在自身有的经历而界定自身权利,需要把自身经验性的感知转换成可以交流的语言。人类学一旦失去其植根于日常生活的感知能力或经验性,也就不再具有其回应人类核心问题的知识冲击力,不过是沦为另一种思考和言说的游戏而已。对于人类学家及其理论的生成,我们看重的是理论的生成过程要从社会史的宽度、思想史的高度以及个人生命史的温度三个维度来考察这一过程,因为一项理论的产生直接与人类学家的生命过程相关。他强调往来于经验与理论之间,经验是生成性的,不断涌现的;同样,理论就必然是生成性的。越是去思考这些所谓理论的话题,就越发现其实生活才是更真实的现实,所有理论都不过是在试图描述、解释或阐释我们的生活经历。这也就意味着并不存在一个能够解释所有现象的通用理论。当然,反过来说,从来不存在一个“过时”的理论,只有理论有没有解释力的问题。

最后黄剑波教授以“一沙一世界,一滴一海洋,一花一天堂”“于细微之处窥无限、永恒”作为此次讲座结语。

 

民族学与历史学学院

 图文:王  

审阅:李乔杨

 

201965

 

贵州民族大学 民族学与历史学学院 版权所有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